新鑫海航运有限公司、武汉弈帆工贸有限公司海上、通海水域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发表日期:2019-02-19 09:06:41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2018年12月27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鄂民终870号



上诉人(一审原告):新鑫海航运有限公司(NEWGOLDENSEASHIPPINGPTE.LTD)。住所地:新加坡共和国丝丝街**号保诚保险大厦#25-01。
法定代表人:王善和,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姜传尧,辽宁恒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杨婷,辽宁恒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武汉弈帆工贸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十升路特一号龙阳凯悦大厦**幢**单元**层***号。
法定代表人:冯希彪,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赖晨野,上海达真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新鑫海航运有限公司(NEWGOLDENSEASHIPPINGPTE.LTD以下简称“航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武汉弈帆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工贸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武汉海事法院(2018)鄂72民初18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7月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9月1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航运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姜传尧,工贸公司法定代表人冯希彪及委托诉讼代理人赖晨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航运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2、判令工贸公司负担一、二审案件受理费。事实和理由:1、一审判决认定工贸公司不是责任主体错误。航运公司是承运人,工贸公司是托运人,案涉货物抵达目的港后,收货人(第三人)向航运公司换取提货单,但未办理提货还箱手续,案涉货物始终在菲律宾海关监管之下并最终被拍卖。案涉提单背面相关条款约定,若货方(包括托运人)未及时提货,应向承运人承担由此产生的任何损失和费用(包括滞箱费)。因航运公司和工贸公司之间具有运输合同关系,工贸公司指定收货人在目的港履行提货还箱义务属于当事人指定第三人履行义务的情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一条的规定,工贸公司应该承担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指导精神,目的港无人提货的,承运人可以向(订约)托运人主张集装箱超期使用费;根据海事审判案例,工贸公司应承担责任。一审判决认定案涉提单已经转让给收货人及滞箱费、卸港费属运费无依据。2、一审判决认定航运公司怠于减损致使损失扩大适用法律错误。《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以下简称“《海商法》”)第八十七条、八十八条规定的是承运人的权利而非义务,本案无人提货发生在国外,不应依据《海商法》的规定认定航运公司可以采取措施处置货物,而应适用菲律宾的法律;一审判决虽根据《菲律宾现代化海关与关税法案》(CMTA,以下简称“《菲律宾海关关税法》”)认定航运公司在收货港知道货物到港30天内无人提取时,可以处置货物,但未确定该规定的具体条款,案涉货物的拍卖方为菲律宾主管机关,航运公司无权亦无法处理和干涉,航运公司不应对扩大损失担责。3、一审判决认为航运公司的损失可以在案涉货物的拍卖款中得到清偿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且工贸公司对此未举证。参考《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关于超期未报关进口货物、误卸或者溢卸的进境货物和放弃进口货物的处理办法》第9条的规定,航运公司作为承运人无权以拍卖款清偿。4、一审判决认定航运公司对滞箱费的金额举证不能及案涉提单为格式合同不当。根据《海商法》第七十一条、七十八条的规定,确定承运人与收货人、提单持有人之间的权利义务的依据是提单,案涉提单已记载滞箱费的收费标准及查询方式,工贸公司对此知晓应受其约束。航运公司对滞箱费已完成举证,集装箱是航运公司自有还是租用不影响航运公司收取滞箱费的权利。


工贸公司二审辩称:1、同一审答辩意见;2、航运公司与工贸公司之间的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在货物到达目的港、案涉提单转让至收货人、航运公司与收货人交涉提货事项时已经解除,收货人未提货的原因是对航运公司免箱费有异议,且航运公司是收货人指定的承运人;3、《海商法》第七十八条规定的是承运人与收货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工贸公司不应受此规定的约束;我国是成文法国家,不应适用案例;4、航运公司应承担扩大损失的责任。


航运公司向一审法起诉请求:1、判令工贸公司支付滞箱费414720美元【暂算至2017年10月10日,折合人民币(以下如无特别注明,均为人民币)2731595元,按照2017年10月13日中国人民银行汇率中间价6.5866折算】及利息;2、判令工贸公司支付运费和卸货港相关费用合计1165220菲律宾比索(折合人民币148798元,按照2017年10月13日中国人民银行汇率中间价0.1277折算)及利息;3、判令工贸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等费用。


一审法院查明:2016年10月21日,工贸公司向航运公司发邮件称,今年11月3日工贸公司有海盐出口给菲律宾现代时光实业公司(MODENTIMEENTERPRISES,INC,以下简称“时光公司”),约号MNL03925004v1,出运48*20’GP(集装箱数量及型号)。航运公司此后回复,舱位确认,请及时提交订舱。2016年10月31日,工贸公司根据邮件要求,向航运公司出具货物委托书,委托书注明托运人工贸公司,收货人时光公司,起运港青岛港,目的港菲律宾达沃港,船公司COSCO,箱型24*20’GP(两批),品名海盐,运费到付,船期2016年11月10号。同年11月1日,中远集运东南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南亚中远”)出具订舱确认书,明确订舱号,集装箱免费期为7天,船名/航次CSCLSANJOSE0099S等信息,最终确定集装箱数量为48*20’GP。2016年11月12日,青岛中远集装箱船务代理有限公司代表承运人东南亚中远在起运港青岛对涉案48个集装箱货物分别签发编号为COAU7054569830和COAU7054569840的记名提单两份,提单上注明船名“CSCLSANJOSE”,每份注明24个集装箱的箱号,运费到付,货物名称海盐,每票12960包,提单表面注明滞箱费按公司主页公布的费率收取,托运人工贸公司,收货人时光公司。2016年12月9日,时光公司收到航运公司对涉案2份提单项下48个集装箱预计12月11日到港的邮件通知。12月10日,时光公司要求提供涉案提单项下的账单和账号信息等。12月12日,航运公司安排装有涉案货物的48个集装箱运抵达沃港后卸下船舶。12月13日,时光公司收到涉案货物代理费发票,金额共计1165220菲律宾比索。2017年1月6日,工贸公司向航运公司发邮件称,两批货物2016年12月12日到目的港,收货人还没有提到货。1月7日,航运公司回复收货人目前尚未提货,涉案类型集装箱1-7天为免费期,8-12日为20美元/天,13-17天为30美元/天,该费用仅供参考。1月16日和18日,卸港代理发邮件告知时光公司,已经分别产生22天和24天滞箱费,要求尽快支付。1月27日,卸港代理告知时光公司,委托人不接受28天滞箱费免费期。2月3日,工贸公司告知航运公司,涉案产品价值比较低,但是滞箱费已经一大堆了,请多给点免箱时间,以便付费提货。2月4日,工贸公司告知航运公司涉案两票正本提单在收货人银行处,让目的港直接发送催提函给收货人。2月11日,卸港代理再次向时光公司催要滞箱费。2月21日,工贸公司告知航运公司收货人准备提货,但产生的滞箱费每批5万多美金,两批10万多美金,货值每批才2万美金,滞箱费远超货值,如果滞箱费不按收货人请求减免,收货人准备弃货,单据在收货人银行里,产生这多费用,货物也不可能卖给别人或者退运,建议航运公司通知目的港代理尽量减免些费用,让他们付费提货,这样对各方都有利。2月22日,航运公司回复,这两票货是到付的,起运港这边原则上是无权申请减免箱使费(滞箱费)的,我司仅为承运人,建议让收货人积极与目的港协调。2月23日、3月16日,卸港代理告知时光公司,涉案所有集装箱必须完成提货,交纳全部滞箱费并立即还箱后,可以返还20%的滞箱费。3月22日、5月29日,卸港代理询问时光公司是否弃货,若弃货就提供声明。此期间,同意集装箱免费期为14天,收费标准为30美元/天。2017年5月31日,菲律宾海关根据目的港于2017年5月24日发出的信函,建议根据菲律宾法律发出弃货命令。理由是,根据《菲律宾海关关税法》第四节1129款的规定,已支付关税、税费和其他费用,所有人、进口商、收货人或利害关系人在接到通知后30日内未领取货物,按无人领取货物处理。2017年9月12日菲律宾海关裁定拍卖涉案两票货物,每票货物保留价1814400比索,成交价1820000比索。2017年9月26日,工贸公司发邮件询问航运公司涉案提单如何处理,涉案48个集装箱并未被处理掉。9月27日,工贸公司告知航运公司,收货人一直说要货,但你们目的港代理没有人回复他。9月28日,航运公司回复工贸公司,此事现在由目的港同事负责处理。9月29日,航运公司回复工贸公司,由于费用没有谈好,收货人拒绝提货,货物已经拍卖,并由其他公司中标,后续工作如何处理由总部决定。2017年10月25日至2018年1月27日,涉案集装箱陆续卸空返还。2016年10月18日、12月12日,工贸公司通过招商银行向外汇管理部门申报出口普通化工品收汇,付款人为时光公司,总金额56209美元。航运公司称,公布的涉案类型集装箱1-7天为免费期,8-12日为20美元/天,13-17天为35美元/天,18日以后50美元/天,此价格标准与其他航运公司类似。根据《菲律宾海关关税法》第1143条的规定,关税、政府保管费、拍卖费、码头费、私人仓储保管费、滞期费、运费等费用按顺序从拍卖款中支付。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为海上、通海水域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根据涉案货物出口货物委托书和提单等相关证据,可以证明工贸公司与航运公司之间形成海上、通海水域货物运输合同关系,该法律关系成立并有效。航运公司为承运人、工贸公司为托运人。本案航运公司是注册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的企业,故本案具有涉外因素,案件当事人可以选择合同争议所适用的法律。航运公司和工贸公司均同意本案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故本案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为准据法。航运公司的诉讼请求不成立,理由如下:其一,《海商法》的规定,承运人可以在合理限度内留置其承运的货物,自船舶抵达卸货港的次日起满六十日无人提取的,承运人可以申请法院裁定拍卖,拍卖所得价款,用于清偿运费以及应当向承运人支付的其他有关费用。《合同法》规定,合同双方当事人都负有积极减损义务。航运公司作为承运人,明知涉案货物长时间无人提货,应该依法及时行使和实现留置权,避免损失扩大。涉案货物于2016年12月12日到达目的港,加上航运公司认可的14天免费期,最晚于2017年2月26日就可以处理涉案货物。且根据航运公司举证所称《菲律宾海关关税法》的规定,航运公司在收货人知道货物到港30天内无人领取的可以处置货物,航运公司在2017年1月12日前可处置涉案货物弥补损失。航运公司未证明采取有效措施及时处理涉案货物以弥补和降低损失,而是一直等待到菲律宾海关拍卖货物。因此,在航运公司怠于行使法定和约定义务情形下,其要求工贸公司或其他方承担诉称产生和扩大的费用显然不当。其二,涉案货物已被菲律宾海关拍卖,根据航运公司举证所称的《菲律宾海关关税法》第1143条的规定,涉案货物产生的滞箱费、运费等卸港相关费用可从拍卖价款中清偿,航运公司应该有机会实现其所称的涉案债权,但并未举证证明其已向当地海关主张过此权利,亦是怠于行使权利,应自行承担不利后果。其三,涉案提单已经转让给收货人,《海商法》第八十六条规定,卸货港无人提取货物产生的费用和风险由收货人承担,且涉案提单并未约定滞箱费、运费和卸港其他费用一直由托运人工贸公司承担。涉案货物已运到菲律宾,航运公司也一直在与时光公司商量提货和滞箱费等问题,且在2017年2月22日的邮件中向工贸公司称,滞箱费由目的港处理,自身无权处理,航运公司不能再向工贸公司索赔。涉案提单明确载明运费到付,滞箱费、卸港费也是运费类型,关于提单项下的托运人权利义务,包括运费、滞箱费等卸港相关费用应该由目的港收货人时光公司承担,不应由工贸公司承担。其四,航运公司没有举证证明诉称滞箱费金额的合理性,甚至可能超出集装箱本身的价值。涉案提单表面虽有滞箱费按公司主页公布的费率收取的内容,但提单是格式合同的表现形式,此内容并不明确具体,未充分协商按此标准计算和确定责任人。根据法律规定,当事人对格式条款内容有争议时应作有利于对方的解释,此内容对工贸公司无合同责任方面的约束力。另,航运公司庭审中自认涉案集装箱并非均为自有,有的是租用,但未提供证据证明对外已承担滞箱费责任,故其诉请滞箱费的金额构成不充分。航运公司的诉讼请求均不成立,一审法院不予支持。根据《海商法》第八十六条、第八十七条、第八十八条,《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驳回新鑫海航运有限公司(NEWGOLDENSEASHIPPINGPTE.LTD)的全部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29843元,因适用简易程序,减半收取14921.5元,由航运公司负担。


本案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


经二审审理查明,一审认定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东南亚公司于2016年10月12日更名为新鑫海航运有限公司(NEWGOLDENSEASHIPPINGPTE.LTD),即本案原告。


本院认为,因航运公司为外国企业且其据以主张滞箱费的事实发生于我国领域外,本案为涉外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由于双方当事人均选择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适用法》第四十一条规定,本院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审理本案。


二审焦点问题为:工贸公司是否应向航运公司承担案涉滞期费、运费及卸货港相关费用。评析如下:


本院认为,工贸公司不应向航运公司承担案涉滞期费、运费及卸货港相关费用。1、关于滞期费。2017年2月4日,工贸公司在回复航运公司询问案涉正本提单流转状况的电子邮件时称“正本提单在收货人银行处”,航运公司对此回复不持异议,航运公司诉讼中自称时光公司已经向航运公司换取了提货单。由此可知,案涉提单已流转至指定收货人时光公司。提单作为物权凭证,其流转过程亦可证明提单项下物权的流转过程。本案提单流转至时光公司时,时光公司即为该提单项下货物的货方,且时光公司已向航运公司换取提货单,则之后的卸货、还箱等义务应由时光公司负责和履行。根据航运公司目的港代理与时光公司之间的邮件往来可知,航运公司就案涉货物的卸货、集装箱的免费期、滞箱费的标准和天数、支付后的减免额度等事项一直在与时光公司协商,在此期间,航运公司未向工贸公司主张滞箱费,而是在与时光公司协商无果直至菲律宾海关将货物拍卖后才向工贸公司主张滞箱费。本案中,工贸公司指定的收货人具体、明确且已经换取提货单,不属于目的港无人提货的情形,航运公司认为根据提单约定和法律规定工贸公司应承担滞箱费损失的主张不成立,对该请求不予支持。2、关于运费及卸货港相关费用。案涉提单明确约定,本票货物系运费到付,故工贸公司并非支付运费的义务方,航运公司无权要求工贸公司支付运费;航运公司既未明确和证明其诉请的卸货港相关费用的具体数额,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工贸公司对此费用负有支付义务,对该请求亦不予支持。


综上,航运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73235元,由新鑫海航运有限公司(NEWGOLDENSEASHIPPINGPTE.LTD)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鲁 杨
审 判 员  林向辉
审 判 员  余 俊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七日


法官助理  程建晓
书 记 员  杨 拓






访问人数: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