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英国海上保险法的新发展

发表日期:2017-06-26 12:44:52

来源:锦程物流网2003-12-5

 

 
   英国1906年海上保险法(以下简称“MIA 1906”)是一部对很多国家的海上保险立法有重要影响的法律。制定该法的目的是为了调整海上保险合同,承认其法律特征,赋予其法律效力,解释其法律含义并给予其法律上的其他支持。

    MIA是成功编纂英国1906年前普通法(案例)的结果,但毕竟近1个世纪已经逝去,其中的许多规定对被保险人过于苛刻,修改该法的呼声也日益增大。近年来英国出现了不少重要的保险案例,对MIA1906做了有新意的诠释,英国保险和航运学术界的讨论和著述亦十分活跃。

    海上保险合同的成立及证明文件

    在海上保险合同关系中,先后存在“承保条”和“海上保险单”两个书面文件,从而使判断海上保险合同成立的确切时间及其内容复杂化。

    在认购海上风险业务中,承保条常由一个以上的保险人草签,在被保险人与各保险人之间成立的是“单独的”合同;每一个保险人“分别”对被保险人承担保险赔偿责任,保险人之间不存在“连带”责任。由于市场惯例和首席保险人条款,被保险人与各保险人之间的合同条款和条件一般是相同的,但各保险人仅按其实际承保比例承担责任。

    可以看出,海上保险合同在承保条所包含的要约被接受时成立,最后双方当事人协商一致的承保条就是海上保险合同的内容。

    海上保险单不是证明海上保险合同成立的必要文件,但在诉讼或仲裁法律程序中,只有海上保险单被接受为海上保险合同的证明;此外,海上保险单还满足了MIA1906对海上保险合同的形式及内容的最低要求。

     最大诚信义务与告知义务、陈述义务的相互关系

    首先,告知义务是最大诚信原则的一部分内容,但告知义务是被保险人及其代理人单方面对保险人所负的法定义务,而最大诚信原则是(海上)保险合同双方当事人皆应遵循的,即保险人对被保险人亦负有最大诚信义务。其次,告知义务仅存在于海上保险合同成立之前,而最大诚信原则还适用于合同履行过程中。第三,告知义务仅限于被保险人及其代理人未告知重要的情况,而最大诚信原则的适用并不总受相关情况是否重要的影响。

    此外,从概念上来分析,陈述义务广泛适用于各种合同关系,而告知义务仅适用于保险合同。

     最大诚信义务的法律性质及违反后果

    在(海上)保险合同关系中,双方当事人应承担的最大诚信义务在法律性质上应如何理解呢?目前在普通法中,反映出两种不同的认识,其中占优势的观点认为,最大诚信义务是保险合同的一项法定的“附属义务,它与保险合同如影相随;既不是产生于保险合同的默示条款,违反也不导致侵权责任的发生。

    对被保险人来说,如果保险人违反最大诚信原则,被保险人仅有权请求返还保险费。而对保险人来说,如果被保险人违反最大诚信原则,保险人可以拒绝赔偿被保险人的一切损失,不管该损失是在何时发生的,也不管该损失的发生与被保险人违反告知义务之间有无因果关系。

     对告知义务的争论

    对告知义务的主要争论围绕着两个既相区别又相关联的问题:第一,“重要情况”的“标准”之确切性质,即一个虚拟的“谨慎的(合理的)保险人”要如何受未告知事项的影响;第二,在保险人有权解除保险合同之前,是否有必要建立违反告知义务与形成保险合同之间的关联,即该案中实际的保险人是否受到未告知的重要情况的“引诱”。

    保险利益

    保险利益原则是赔偿原则的必然推论之一,是海上保险合同成立的基本先决条件之一。

    保险利益原则是一个相当确定的原则,MIA1906第5(2)条对保险利益的描述,代表限制性地限定保险利益的所谓“双重要件”的观点———对保险标的,被保险人不仅要具有经济上的利益,而且要具有普通法上的或衡平法上的权利。仅具有经济上的利益不能构成保险利益,理由是单纯经济上的利益难于限制。但是在限定保险利益方面,其他普通法国家或州法律,如澳大利亚1984年保险合同法第17条,纽约保险法第158条皆规定,被保险人对保险标的仅具有经济上的利益即构成保险利益。
 
 
转自:(《航运交易公报》)

 


访问人数:1091